【赤黑】君为恋,国为责

*古风paro

*等完结了我绝对要大修一遍

*先凑合着看看剧情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第三章

 

夜,御书房内。

 

赤司征十郎进入殿中,分列两旁的烛火将整个大殿照得亮如白昼,那个君临天下的男子正坐在一把红木椅上,面对着将棋棋盘,手中把玩着一枚飞车,偌大的御书房内只有父子俩人。

 

“儿臣参见父王。”

 

“起来吧。”赤司征臣并没有抬头,“听说你今天去见黑子哲也了,你应该清楚,他是诚凛的质子,征十郎。”

 

“是,儿臣只是觉得黑子日后有利用的价值,一旦诚凛的军事实力恢复,甚至远超从前,洛山再将黑子扣留,怕是免不了与诚凛一战。即便洛山胜利,也难免元气大伤,不如在此之前将黑子送回诚凛,此时取得他的信任会利于掌控诚凛。”

 

“但根据传回来的消息,诚凛现在的政权掌握在宰相佐藤幸夫手里,黑子哲也日后若是回到诚凛,朝中并无他的势力,仅靠黑子阵留下的的心腹大臣,怕是很难夺回政权。你自己要把握好分寸。”赤司征臣终于将手中的飞车落在棋盘上,目光依旧注视着棋盘。

 

“儿臣明白。父王若无其他要事,儿臣先行告退,也请父王早些歇息。”

 

“去吧。”

 

赤司征十郎走后,赤司征臣终于抬起头,将目光投向书房角落的一幅画像上,画上的女子正在抚琴,她身着一袭白衣,万缕青丝在脑后挽成发髻,仅以银钗点缀,容貌清秀,宛如仙女下凡。“诗织,自从你去世,这孩子就再没真正开心地笑过了……”

 

赤司不知从哪打听到黑子会弹琴,翌日竟让黛千寻给他送去一把七弦琴,还有几本琴谱。黑子略略一翻,皆为洛山皇室收藏的古书的抄本,还有那琴,琴声温劲松透,如空谷鸟鸣,回声悠远,音色比黑子在诚凛时所用的那把琴还要动听。

 

黑子每日都去与赤司初遇的地方弹琴,有琴为伴,他的生活不至过于无趣,但一想到赤司已经两月有余不曾露面,心中不免有些落寞,「果然赤司君,还是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吧。」

 

黑子抬手拨动琴弦,弹起了《秋风词》,婉转凄侧的琴声飘荡在花园里,也传到了少年的耳中。循着琴声寻来的少年远远地便望见黑子的背影,盖过肩胛的水蓝色长发用靛青发带束起,身着素净的米色长衫,看上去比同龄人瘦弱许多。赤司没有出声惊动他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

 

一曲终了,身后突然传来的掌声让黑子心里一惊,他转过头去,看到了那抹期盼已久的赤色。“赤司君!”黑子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声音中却带着难以掩饰的欣喜,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

“是啊,哲也,两个月不见了呢,樱花都早就凋零了。”赤司微笑着走过去,到黑子身边坐下,“弹得不错,只是《秋风词》听着不免有些悲凉,不太适合此情此景。”

 

“只是有感而发罢了。虽然有点晚,但还是谢谢赤司君的琴谱,只是这琴实在太过贵重,还是请赤司君收回吧。”

 

赤司伸手轻抚琴身,眼神十分复杂,黑子看出了几分怀念,几分不舍,几分忧伤,甚至······还有一丝欣慰。过了许久,赤司才开口:“无妨,这琴原是我母后的,放在我那也是闲置着。”

 

“对不起,让赤司君想起了不好的回忆。”黑子突然看懂了赤司的眼神,“这琴既然是赤司君母后的遗物,对赤司君来说一定很重要,我绝对不能收下。”

 

“不必道歉。自从母后去世,你是第一个能将此琴弹出如此神韵的人,交给你不会辜负这把琴。不过既然哲也不肯收,那就当是我借你的,日后还我便是,反正我也不擅长弹琴。”

 

黑子愣了愣,不解地看着赤司:“赤司君也会有不擅长的事情?”在他听过的所有传闻里,洛山的皇子,赤司征十郎,都是一个十全十美、无所不能的存在。

 

赤司笑了笑,并未否认:“哲也,我不是神。”

 

黑子歪着脑袋,思索了一番,忽然问道:“赤司君最擅长什么?”

 

“将棋。”赤司不假思索地回答,确实,将棋的话,就算对手是那个男人,他也未必会输。

 

“那么由我来教赤司君弹琴,作为报酬,请赤司君教我下棋。”黑子正视着赤司,眼里闪烁着赤司从未见过的光芒。

 

一阵风吹过,樱花树叶奏起乐章,阳光洒落在黑子的脸庞,给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淡金色的光晕。赤司看着黑子兴奋的目光,一时竟忘了说话。

 

黑子久久没有得到答复,心中不免发慌,「这次,不能再错过了。」他深吸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认为每支曲子都是有灵魂的,赤司君很聪明,只要好好去领会,就能弹好琴。”黑子的语调依旧如湖面般平淡,不起一丝波澜,内心却是暗流涌动。

 

“当然可以。”这样就可以争取到更多和黑子在一起的时间,赤司想,棋子,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心。

 

“真的?”黑子忍住要从石凳上跳起来的冲动,“那么,请赤司君多多指教了。”

 

“请多多指教。”赤司脸上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,「哲也,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啊。可就是因为如此,才更想掌控你的一切。」


评论

热度(9)

©言若翛 / Powered by LOFTER